东西部半决赛:“改朝换代的时刻到了吗?”或“你还早十年呢!”

前回说,公牛打鹰,杰夫·蒂格的机会来了。因为鹰这两年,常这德行:选一年轻后卫来金屋藏娇做丫鬟,让你没法指责“2005年干嘛没选保罗”,然后另找成熟型控卫来撑场面,把年轻后卫干晾着红颜空老。当年是养着阿西·劳打着毕比,如今是养着蒂格打着辛里奇。蒂格如果这个系列赛不出头,明年又被辛里奇压板凳上,将来也是姨娘命。蒂格把握住了机会,皇后娘娘玉体欠安、才人昭仪乘机上位的意思。

鹰对公牛这两场比赛,蒂格打得很滑,滑不留手的滑。进攻端总是一副先找队友的乖模样,一等罗斯转头,匕首出鞘就是两下。他知道公牛不把他当正规进攻点看,乐得做联络员,趁乱放两枪效果卓著。防守端,人小步子快,且战且走,尽量把罗斯往内线堆里赶。所以第一场罗斯手感奇差,一开始被蒂格绕晕了。总之蒂格老挠着罗斯,不让他舒服,有点西部版康利的意思。

鹰整个的态度,就是蒂格这种“不让你舒服”。鹰赢第一场的战略:

为了保证灵活和进攻,我先上小首发。约什、霍福德、马文、乔、蒂格。这首发的好处:拉空间。

  什么,你说这首发防守弱?不怕。首先,进攻端,约什和霍福德都在罚球线站着,策应、中投,一看公牛抓了篮板要来个罗斯千里走单骑,这二位回头就走,关门堵禁区,堵公牛的快攻。

  阵地战,鹰队缩得很厉害。蒂格缠一缠罗斯不让他投三分太舒服,而约什和霍福德就扎禁区里。布泽、邓要中投,随便(所以第一场他俩命中率挺高),但是别想往禁区里来。至于公牛你投得死我,请便。

  防守端问题解决差不多了,拉空间的效用就来了。

  第一场乔·约翰逊和克劳福德这双头鹰在一起搭了大半天,你34分我22分。乔以前和锡伯度这防守打过(2008年鹰和凯尔特人打了七场),知根知底,知道公牛/凯尔特人喜欢局部人数以多防少。鹰的战略就是,大个子高位策应,乔和克劳福德各自中远距离单挑博甘斯和科沃尔。公牛防守刚朝一侧动,立刻转移球去弱侧。所以击首则尾应,击尾则首应,所以公牛只好眼看着鹰那二位单练,有点像凯尔特人只好看热那二位单练——这是后话。

  第二场公牛意识到内线优势,看鹰还是摆小首发,于是山呼海啸的冲前场篮板。跟约什对抗,放马文远射,死扛克劳福德,第二节为了对强侧施压甚至连续弱侧被鹰上了三个篮,全场58个篮板球。布泽还是扛不飞约什——顺便说句,约什明显长肉了,满脸“老子娶了个好手艺的老婆吃好喝好”的表情——于是只好靠诺阿一路罗德曼附体还加大喇叭表情的猛轰。

  公牛的问题是这样的:拼防守耗篮板,他们还有赢球底气,但季后赛七场以来,除了淘汰步行者那场,进攻就没顺溜过,这问题有点大。锡伯度是把手头的牌都用过一遍了,但说实话,鉴于布泽现在这种简直要靠贴假胸毛才能有爷们气的进攻表现,锡伯度能用来改善进攻的也就是科沃尔、邓的跑动,外加吉布森的中投了。公牛的传切在季后赛打不出来,到头来还是只练罗斯一个。这境况开始有一点像2009年的孤胆韦德和骑士时期的勒布朗了……实际上,本世纪以来,如此“钢铁防守+蓝领群+MVP后卫独当一面”的玩法,疑似只有十年前的费城76人。看看鹰再怎么样,乔不行了还有克劳福德。公牛左手是蓝领盾,右手是罗斯矛。罗斯一折,右手剩个拳头了。

  附段对话。

  A 说:

   觉不觉得罗斯和当年AI挺像的?

  B 说:

   哪?风格不太像的。

  A 说:

   不说风格,只说一人撑进攻全队防守。MVP。还有那年教练奖也是费城拿的。

  B 说:

   嗯。911那年。

  A 说:

   拉登都死了,是不是在暗示啥?

  B 说:

   暗示罗斯勇闯总决赛,遇到一个无敌胖子?公牛打熊?

  A 说:

   这么一说梅奥小时候不是还拿来和科比做比较么……

  灰熊打雷霆前写,

  鉴于灰熊和雷霆在对方主场赢球都不容易,威少爷在主场的情绪波动,是雷霆真正的关键。

  以下是数据:第一场,威少爷23投9中29分7失误;第二场,威少爷20投9中24分4失误。

  再补一句,第一场威少爷除了7失误,还有一事儿。他前6投5中后得意洋洋,大马金刀,之后就上演了17投4中的惨剧。

  当然胜负细节还有很多。比如

  A 第一场,伊巴卡忌惮兰多夫的强突,让一步给他,结果被兰多夫的中投刷得了34分;第二场就调整了策略,伊巴卡和科里森全身心依偎在兰多夫的躯体上限他中投,一等他起速要突破就篮下弱侧来补外加犯规,导致他13投2中。

  B 第一场帕金斯扑得很出,威少爷又懒洋洋不防守,导致康利找马克·加索尔的空位中投易如反掌,第二场雷霆就收缩了阵势保护了篮下,威少爷被康利投傻了(康利15投10中24分而且第四节连续三分把悬念拉回来)也不管不顾,死守住了内线。

  C 第一场雷霆就没哈登什么事,第二场让他和梅诺领着打起来了。赶上梅诺三分球手感比较神,成功了。

  D 雷霆第二场最重要的布局:帕金斯回收任康利调戏威少爷;伊巴卡/科里森全身心依偎兰多夫;杜兰特继续回收保护禁区,外加大量犯规。杨、阿伦、梅奥、阿瑟们飕飕中投,但雷霆咬牙不放松。堵死内线,放灰熊外围投去。就是这套路。

  实际上打马刺那系列已见端倪,灰熊最恐怖的武器不是加索尔的勾射或兰多夫的中投,而是他们全队的流畅传切和袭篮的坚决。兰多夫的右翼底线要位后塞篮下,加索尔的左腰45度要位后塞篮下,康利突到罚球线后塞队友空切篮下,也包括杨和巴蒂尔的背身单打。总之,前赴后继的袭击篮筐,杀伤禁区,搅乱,冲前场篮板(补句,2005年里弗斯认为,托尼·阿伦有时“太爱冲前场篮板了”)。他们的转移球中距离定点跳投也准,但更多是威慑性武器。所以灰熊的系统简洁而有效:等双内线交叉掩护落位,轮流内切,找内切队友或定点中投队友。

  而灰熊刷分数高潮的方式,很大部分来自他们的反击闪电战。联盟造失误第一位,抢断好手如云。掐传球,反击。实际上第二场雷霆开局半节就5次失误,一度和灰熊纠结。但一等威斯布鲁克醒过来,雷霆就开始慢慢拉开比分了。

  但是对雷霆来说,问题依然存在。简单说,灰熊的得分建筑在熟练的传切和袭筐,而雷霆的得分建筑在跳投(比如第二场梅诺那些三分球)和个人才华上。季后赛以内线和默契为本,所以灰熊的起伏会比雷霆少(实际上,如前所述,眼下还没被淘汰的队伍里,灰熊是最稳定的一队,他们的弱点可能是最少的)。雷霆赢的这一战靠的是大量犯规硬堵住了内线,代价是帕金斯、杜兰特、伊巴卡、哈登、科里森五个人合计23次犯规——这还是在雷霆主场。而到了孟菲斯主场,光犯规这点就很容易让雷霆吃不消。

  这时候就又是谈论威少爷的时候了。杜兰特的进攻效率总是八九不离十;哈登也正在找到感觉;但雷霆生死,还是决于威少爷——布鲁克斯教练不是2005年的波波维奇,一看帕克犯错误就把他换下来骂两句让他反省;同时,如果把威少爷一搁置或者阉割,雷霆便不是灰熊的对手,而用威少爷就意味着冒险。所以,是突破造罚球所向披靡还是失误被刷快攻瞬间拉开10分,这个系列赛最后还是威少爷一个人的头脑风暴。

  简短节说:对凯尔特人前两场,热队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以下四个球。

  第一场第二节,韦德左翼突破雷·阿伦,上篮得到热队第41分。

  第二场,韦德突破跑投得到热队第58分。

  随后,勒布朗左翼运球摆脱三分球得到热队61分。

  下一回合,勒布朗接波什传球,与上一球几乎同位置三分球得到热队第64分。

  第一场韦德的38分,第二场勒布朗的35分,尽缩影在这几球里了。

  常规赛凯尔特人对热前三场时,韦德大量做无球跑动,找中远投机会,而勒布朗则主打持球指挥大局。那时他们俩一弓一箭,但效果不算顶好。理由:当韦德在外围游荡时,凯尔特人欺他投篮一般,于是大胆围夹勒布朗一个人。对勒布朗的持球组织,2008和2010的凯尔特人领教过了,成竹在胸。

  但是到3月,斯波伊斯特拉教练想出招来:派毕比。

  毕比早没了在国王那段儿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妖道本领,但胸中自有韬略,知道怎么分配球。热队让他打了主控,把勒布朗派上了前线,和韦德并列。全明星后,勒布朗得分多了,助攻少了。若看细节,则他持球少了,强打多了。他和韦德也不再是一弓一箭,一主帅一先锋的关系,而是左右手拳。

  之前说过,首轮凯尔特人打纽约,除了第三战是同时封住了甜瓜和斯塔德迈尔,其他几战都是是按住葫芦起来瓢,打一个放一个。这就是凯尔特人的问题:

  搞定一个可以,同时按住俩?难了。

  这得从凯尔特人的防守哲学说起。前头说,凯尔特人/公牛的体系,防箭头时,不靠单体而仗全局。真挑出来一对一,皮尔斯、阿伦们毕竟不如阿泰斯特、索夫罗萨。但他们有强大的后援。KG领衔的强侧施压,压缩空间,局部以多夹少。坏处当然有:防守都倾向强侧,弱侧会露出空间来。但凯尔特人不怕:KG们压迫得好,自己轮转又快,对方出球稍一不顺,弱侧破绽一现即没。何况内线当年有帕金斯坐镇,哪怕露了空挡,也能保禁区无虞。

  但现在,麻烦了。

  鹰打公牛第一场,左乔右克,到第四节甚至靠这俩人虚跑拉开后,让霍福德直打中路。拉空间牵制是也。回看热对凯尔特人这个:

  回看韦德得的第41分,你会发现,韦德突雷·阿伦全过程,凯尔特人招牌的强侧施压夹击没出现。韦德突破上篮的一瞬间,大宝贝、皮尔斯们还在盯着勒布朗:那时节,勒布朗正通过安东尼和琼斯的掩护,从弱侧往篮下走,事实证明这只是虚晃一枪,但他确实敲山震虎,牵制了凯尔特人,让韦德可以一对一对付阿伦。同理,第二场勒布朗左翼连续三分球之前,凯尔特人的注意力都在强侧韦德的运球突破上。所以这就是左刀右剑,互为犄角,于是互相得利。

  而凯尔特人虽然横扫纽约,但前两个主场各只在最后一分钟才定胜局,其实赢得惊险之极。凯尔特人的问题很简单:甜瓜和斯塔德迈尔,他们总能坑死一个,但似乎也只坑得死一个。他们还是有强侧施压,但弱侧略松、篮下又缺少镇妖石。所以,如果鲨鱼没法健康归来,凯尔特人就得为交易掉帕金斯付出代价了:他们可能很难同时坑死勒布朗和韦德,而近来波什自主进攻的权限大涨,如果他底线再来几个干扰KG,凯尔特人就会麻烦了。

  事实就是这样,勒布朗和韦德两侧同时处于攻击态势,成功的牵制了凯尔特人的防守体系。如果鲨鱼/帕金斯在,凯尔特人还敢放胆强侧施压。但篮下现在只剩小奥尼尔和大宝贝?那就没啥可说的了。

  说下热队的防守变化。

  第一场,热还是对付不了雷·阿伦,让他的空切远射得手。但第二场,热的防守变了局。针对雷·阿伦的绕桩转,热不让韦德一个人苦追了,安东尼、波什们都压出去限制雷·阿伦;弱侧的勒布朗轮转过来补内线。其次,针对朗多、皮尔斯的挡拆突破,以往热队会外围包夹,而第二场则让安东尼、勒布朗们补内线,允许朗多和KG投中距离。所以连续两场,凯尔特人轰不进内线去。

  而最重要的是……

  热其实还有细节可挑,比如波什的进攻手感一般,勒布朗和韦德的投篮偶有起伏,哈斯勒姆不知在哪。但是,作为整支球队而言,他们真正进入了季后赛状态。波什一直在毫无退缩和KG拼防守,乔尔·安东尼到季后赛忽然就变身了。勒布朗和韦德则进入了一种状态。第一场,韦德去单挑雷·阿伦时简直是2006年附体。而最被低估的一球是第四节勒布朗一记超级跨场长传找到韦德直接上篮。这感觉就像,嗯,你有台不错的电脑,但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运行慢、有病毒、跳插件。然后你有天清理完碎片,你发现好像“咔嚓”按了个键似的,一切都井井有条了。

  湖人VS小牛系列赛,摘引赛后禅师语录:第一场,他说湖人简直是自己放弃挥霍掉了比赛;第二场,“进攻端其实还好,问题是防守端。”

  小牛的优势:他们的射手量多质优,发现这个不灵还能派另一个,还有一个优秀指挥官。无论费舍尔还是科比(脚踝还不太舒服),要制约基德的出球都不易。此外,首轮打开拓者时的特里+德克挡拆相当有效。防挡拆跳投,开拓者在湖人之上。

  ——卡莱尔的难题:

  人多的烦恼:他得安排好轮换。虽然布鲁尔不稳定,但他理应获得点上场时间,道理类似卡莱尔信赖马里昂。长臂活力的两翼能给湖人制造许多麻烦,另外马里昂以往对阵奥多姆时并不怯场。此外,巴里亚和特里这两柄扣扳机前都不知道子弹会往前飞还是往后飞的手枪(参考周星驰《国产007》),假设我是卡莱尔,想怎么给他们排轮换都头疼。

  ——德克现在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难防的对象,但鉴于他最近主场突造罚球、客场中投的倾向,小牛的客场命运就系于他的手感了。就是说,小牛晋级,得指望德克至少得打出两场以上的超级客场表现(因为小牛的跳投手们会浪费其中一场)。话说回来,加索尔防他会非常累,而湖人并没有一个巴图姆那样长臂快脚还有点骨架的快前锋……巴恩斯?德克一看他就分外眼红:“你小子不是2007年那支勇士队里的么?!”

  两场了,德克的确无人可防。但这点没啥意外的——2007年之后的季后赛,他一直很纯爷们。令我佩服的是另两点。

  A 卡莱尔不只是做到了“让德克无法防守”。他把德克用成了一个好幌子。第一场,德克各种中投之外,还经常被拉出去玩高位挡拆。湖人虽然一向防挡拆天不怕地不怕“你爱投就投吧”,但还是怕德克三分。就围绕着德克在罚球线到腰位这一另带移动,特里、巴里亚、佩贾们的两翼投篮纷纷开花,抗衡住了科比第一场的36分,等到了最后的逆转。话说,德克投中反超罚球时,库班脸的红度达到了我所见的极限:“白人的脸可以红成这样?”可以直接去演关云长。

  B 我觉得小牛的跳投手们会浪费掉一场德克的神勇,实际上今天小牛第三节的投篮手感已经废了。特里、佩贾、基德不断投飞,但神奇的是,小牛撑住了局面。第三节一度发生以下喜剧:小牛不让科比投,湖人不让德克投,于是两个王牌袖手看着队友投丢所有球。

  小牛守得住,是他们那群拼命的内线。

  钱德勒、海伍德,小牛砸钱请来这二位,加上德克和马里昂,把禁区给守住了。卡莱尔今天下半场基本有点以禅师之道还施禅师之身,任湖人射空位跳投,死守禁区不出来。加索尔被淹没了。实际上,保罗·加索尔和布泽这两位今年季后赛迄今的表现,真有点“三年了年年都碰上今年没碰到他我都害相思病了”的意思。

  前两场的小牛最大的优点——我觉得这点和热类似——在于:

  他们明确知道自己的优点所在(德克、射手群、内线),他们不迁就对手去变阵,坚决执行自己的战略。比起去年,轮换和打法贯彻直接多了。

  一段题外话。

  我认识那么两位杂志编辑管体育版,比较通才,但对细节不太精熟。所以我总得负责三言两语给他们报一些世界大事。比如“巴萨又进欧冠决赛了”,比如“对的克里斯特尔斯近来身体不大好”。在被问到NBA时——他们知道三巨头、科比、湖人、凯尔特人、热,和许多初级球迷一样——我说,这两周的事儿,马刺被黑八了。阿迪达斯广告那个霍华德(这是他们认识霍华德的途径……)被淘汰了。罗斯得了MVP了。湖人现在落后了。凯尔特人也落后了。然后其中一位的反应是,听到凯尔特人和湖人都落后时——这两队在他心目中大概类似于皇马和巴萨之于西甲——说:

  “又要改朝换代啦?”

  过去两季,我一直在等1995-97那代人——KG、拉希德、麦克戴斯、科比、阿伦、艾佛森、纳什、邓肯、麦蒂、比卢普斯、坎比,如果愿意还可以包括鲨鱼和基德——迎来他们的诸神之黄昏,但湖人和凯尔特人这三年的二次总决赛,让那一代远去的荣光一直悬停着。但这一季……

  所谓“老”的感觉是什么呢?一场球,你看着一个队比分落后,你不忙确定结果,你知道某个时间段,这队会忽然把一切都整合好,然后一阵风暴席卷回来的。仅以仅三年来东西部的两个大魔头为例,凯尔特人:这种感觉是连续控制后场篮板、朗多快攻、皮尔斯追身三分、KG趁乱扣中,对方暂停;对湖人,这种感觉是阿里扎抢断(2009版)、阿泰斯特边线捅掉球,奥多姆趁乱连续上篮,然后科比一记三分球,对方暂停。但他们两队打到如今,类似高潮越来越短。

  可能鲨鱼在波士顿花园复出,掀起人生最后一次滔天巨浪创造点奇迹;可能湖人在达拉斯的两个主场都摆出“要么被你横扫,要么抢回主场优势然后你就哭去吧”的心理战术……你总觉得,冠军级队伍都还有一个看家法宝没使出来,但今年季后赛,灰熊和迈阿密年轻健硕的身段已经把许多老马刺和老凯尔特人的“冠军之心”的时刻顶回去了。科比今天赛后说,“要创造历史,我们得干点历史性的事儿。”友情提示:湖人曾经创造过0比2落后然后追回来的历史,那是2004年,当时的历史性事儿是费舍尔的0.4秒。同样的话,适用于凯尔特人。

  《篮球飞人》里,相田弥生曾经在陵南某个华彩时段说出差不多的一句话:“改朝换代的时刻真的到来了吗?”然后,牧给了一句:“你还早十年呢!”

  今年打到这会儿已经够乱世的了,洪太尉误走妖魔放飞了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接下来,或者是凯尔特人和湖人这过去三年的东西部王者没法再冤家聚首,把位子让给后来者(今年好多后来者),就跟《VIVA LA VIDA》里唱的“旧王已死新王万岁”,或者是如今逆境中的老王者出点“历史性的事儿”重杀回马枪。总之,这都是神奇的一年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